阅读新闻

这么猖狂高速路上换车牌

发布日期:2019-05-25 18:39   来源:未知   阅读:

  南都讯 记者陈文才 7月16日清晨,在南光高速转机荷高速的匝道上,一男子正在更换车牌时被巡逻的交警逮个正着,违法车辆拒绝接受检查并驱车逃窜。在追捕时警车发生爆胎,民警仍坚持追捕,终将违法车辆控制住,抓获一名嫌疑人,查获多套假套牌和变更号牌的作案工具,另一嫌疑人逃脱。目前,嫌疑人已被行政拘留,警方正在追捕另一名逃脱的嫌疑人,案件在进一步调查中。

  据深圳交警支队西部高速公路大队二中队副队长邰海巍介绍,7月16日早上6时50分许,该中队警长陈汉超在高峰期前执行巡逻时,在从南光高速转机荷高速的匝道上发现一男子蹲在一辆白色越野车的后面,有换车牌的嫌疑,遂将警车停在越野车前面并准备上前进行检查询问。该男子随即跳上副驾驶位,该车迅速窜入机荷高速公路东往西方向。警车拉响警笛开始尾随并数次警告该车靠边接受检查,但对方均未理睬,继续在高速上逃窜。

  民警一边追捕一边向交警指挥室汇报情况,要求增援。从南光高速匝道到黄鹤收费站大概有七八公里,该违法车辆不到五分钟就到达收费站外了,可见该车逃窜时速度非常快。

  当民警驾车追捕了两公里后,警车轮胎爆胎,车身摆动厉害,右后轮胎气压明显不够,方向盘开始偏向。“因高速公路的警车常在应急通道行走,常扎钉子,三天两头就要爆一次胎”,陈汉超警官并没有放弃,而是紧紧把握方向盘,继续贴近违法车辆,一直坚持到黄鹤收费站。最终,交警两头夹击将嫌疑人及车辆控制在黄鹤收费站内。

  “涉案小车另一位嫌疑人(也就是换牌男子)在违法车辆行将到收费站时,拿着司机的手机从车上冲下来逆着车流方向翻越栏杆逃走了”邰警官表示,由于现场警力有限,考虑到当时高速路上车多车速快存在安全问题,无法及时对该男子进行抓捕。目前,交警侦查大队已经着手追捕。

  首先,世界杯小组赛分为ABCDEFGH各组,每组将有四支队伍分别进行比赛,角逐进入下次比赛的队伍。从目前世界杯最新积分榜来看,A组的乌拉圭积分最高,拥有9分目前居首。而东道主俄罗斯从第一场比赛就表现强劲,之后乘胜追击,目前在所有队伍中积分也是较前的拥有6分。其实俄罗斯作为东道主还是很有优势的,只要他们能继续保持当前的冲劲激战下去,成绩一定不错。

  新出炉的中共上海市第十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员名单是:、韩正、殷一璀、杨晓渡、屠光绍、杨振武、李希、丁薛祥、徐麟、艾宝俊、沙海林、尹弘。

  事发第二天,南都记者在交警的扣车场见到了违法车辆,一辆崭新的七座白色SU V越野车,外观并没有特别。打开车门,后两排座位都已经被拆除,只留着两排座位头靠的皮套,但是头靠以下的所有坐垫及座架都已经被拆除。更让人惊讶的是,后两排脚垫、地板、后排两门、尾箱车门的包皮都已被拆除,线路、钢架裸露,车内亦然成为一副车架子。

  此时,廖某所乘泡沫船刚离开海岸不远。民警慢慢地靠近泡沫船,廖某见状,情绪突然激动了起来,“你们不要过来!”

  邰警官介绍,据嫌疑人交待把车内的结构处理成这样,是为了方便运货,“此前有查获此种改装车辆,是专门用来走私穿山甲等的”。据了解,该违法车辆是嫌疑人7月5日购买。警方在现场查获的违法车辆上有三套假、套号牌,一套临时号牌(已过期)以及用于变更号牌的字母数字,还有匕首一把。其中有一套号牌为“粤S9GB××”是假牌,而号牌为“粤K7H0××”、“桂AV01××”的两套车牌为套牌。

  浙C9P*19车主温州籍李某向大队指挥中心投诉:他的轿车从未去过万年,却在万年产生了多条违章。大队民警经过研判比对,发现李某的车确实被一辆黑色丰田轿车套用了号牌。12月6日,执勤民警通过指挥中心预警信息,在珍珠城路段将吴女士驾驶的丰田车拦停,成功查获套牌车辆。12月14日,指挥中心发出警情,一辆在路面行驶的赣E186N1小型白色长安轿车涉嫌套牌。城区道路执勤人员迅速组织拦截,在万昌小区路段将其查获。在对该车进行检查时,民警惊讶地发现,该车牌照第二个数字“8”是粘贴上去的,其线。据驾驶员翟某交代,担心车辆被电警抓拍,他便花25元钱从某淘宝网店购买了一个磁铁贴,每次出行时,就把这个仿线”贴在自已车辆后的第二个数字上,以达到逃避处罚的目的。

  让人惊讶的是,这些假套车牌都经过特殊的改造,方便快速拆装。邰警官介绍,由于车牌都是铝板,不能被磁铁吸住,嫌疑人在每一块车牌黏上磁铁,并在车辆悬挂车牌的地方也黏上磁铁,在行驶到高速路匝道时,可以方便快速拆装。嫌疑人表示,当天陈警官发现他们时,他们就是在快速换车牌中。

  审计报告疑点丛生:起始资金仅120万美元,审计时段多处空白,回报数据不透明和女星黄奕的一段婚姻,让姜凯的公众曝光率瞬间攀升。随之进入公众视野的便是他负责操盘的中华对冲基金,以及姜凯究竟身家几许的疯狂猜测。接踵而来的“伪富豪”报道,让姜凯再也按捺不住。他选择在报纸刊登律师函,试图澄清该基金已破产的传闻。然而,这却让真相变得更加扑朔迷离。如今,中华基金的网站已经无法打开。但记者获得了该基金自成立以来的部分审计报告。在梳理这份长达100多页的报告过程中,疑点太多,挥之不去。撇开其婚姻是非,带着这些问题,26日傍晚,记者拨通了姜凯的电话。此刻,他正在欧洲某个小岛上度假。10年间三度“易名”关于中华对冲基金的历史,姜凯本人委托上海理慈律师事务所发布的声明中称:1999年,姜凯在美国成立了龙基金,即中华对冲基金的前身。但这份声明并未披露龙基金或中华对冲基金的英文全名(仅写明DragonFund和ChinaFund)。记者获得的审计报告显示,1999年10月22日,龙基金(DragonFund L.P。)在特拉华州成立,是一间有限合伙机构,主要从事高流动性证券及期权投资。因设立门槛低,特拉华州是美国不少对冲基金起步时选择的设立地。龙基金的普通合伙人兼投资经理是龙金融资本(Dragon Financial Capital L.L.C。),控制并管理基金的业务。龙金融资本主要从事公开市场股票投资,主要股东为姜凯。1998年7月31日至1999年10月29日的审计报告仅披露了其中一个账户的投资回报情况,并透露该账户于1998年8月开立,起始资金仅为120万美元,在审计期末该账户股票价值约790万美元,而同期内姜凯或龙金融资本管理的其他账户资产规模均未超过10万美元。截至1999年12月31日,龙金融资本持有龙基金3.75%权益,一年后降至0.62%。对于为什么突然要把龙基金改名为中华基金,姜凯在接受记者独家采访时表示,“主要是考虑到很多中国大型公司去美国上市,我们觉得中华基金这个名字更适合。”但他本人也表示这与基金操作没有任何关联。龙基金成立刚好5年后,2004年10月22日,中华基金(ChinaFund L.P。)在特拉华州成立,同样为有限合伙机构。当年的审计报告显示,中华基金成立第二日,龙基金开始将其原先在美银证券和贝尔斯登的资产转移到高盛,成为中华基金的有限合伙人,截至2004年12月31日,龙基金的资产占比为45%。Senturion Assets L.L.C。(下称“Senturion”)是中华基金的一般合伙人,姜凯则是管理其资产组合的基金经理。从成立之日至2006年7月31日,Senturion是中华基金唯一的投资者。2007年审计报告显示,Senturion在审计期后成立了中华基金开曼[ChinaFund(Cayman) Ltd.,即现在的中华对冲基金],其投资策略与中华基金类似。2008年1月1日起,该基金开始运作,同时,普通合伙人将资金从中华基金转移至中华对冲基金,并获美国税收豁免。“中华基金主要是一个在岸的基金,针对美国客户,而中华基金开曼则作为离岸基金,主要投资者为非美国客户,这样的安排主要是出于税收的考虑,”姜轻描淡写地表示。然而,“(几次改名)是很奇怪的事情,过去有过一些基金因亏损关闭,然后再成立新的基金。”一位在对冲基金行业多年的资深人士告诉我们,对于一个业绩极佳的对冲基金而言,多次易名并不常见。至于姜凯的中华对冲基金,从审计报告披露的信息来看,显而易见的是,龙基金、中华基金和中华对冲基金并非仅仅更改名称的同一个实体。截至截稿时间,记者尚未获得2008年至2013年间的审计资料,中华基金的账户资产何时转入中华对冲基金、中华基金是否关闭等问题,仍不得而知。不过,2010年姜凯提交至美国证监会(SEC)的一份注册文件显示,当时向SEC注册的仍为中华基金,姜凯为Senturion Securities L.L.C管理人员及中华基金的普通合伙人。根据披露,当时,中华基金对外募资总额仅为81.9万美元。审计报表疑点重重公司提供给的多份审计报告中,只有1999年11月1-2000年12月是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以及2013年1月1日-12月31日是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审核的。而其余时间中,1998年7月-1999年10月的审计会计师未具名,2003年10月-2004年12月是Altschuler,Melvoin and Glasser LLP审计,2006年8月1日-2006年12月31日以及 2007年是McGladrey&Pullen审计。“这些会计师都是对冲基金行业十分权威的。”姜凯告诉记者。令人不解的是,多份审计报告的审计时间段选择十分随机,毫无规律可循,比如2003年10月1日-2004年12月31,2006年8月1日-2006年12月31日,中间跨越的时间段是否精心选择过?这些疑问,姜凯的回应是,自己不清楚,在记者的再三追问下,他称这些不是公开信息,无需披露。不仅如此,审计报告缺乏时间连贯性,有多处时间段的空白。最早一份为1998年7月31日-1999年10月29日,1999年11月-2000年12月,白小姐资料!接下来便是2003年10月1日-2004年12月31日,中间有长达近三年的空白。另外,2005年1月1日-2006年7月31日,以及2008-2012年这些时间段也在整个报告中未有提及。姜凯的解释是,“因为2008年雷曼兄弟倒闭,我们的资产被冻结,所以08年开始就没有做审计报告了。今年年初我们的一部分资产已经出来了。”不过,对此说法,记者询问的多名对冲基金行业人士均表示,“资产被冻结”一说存在诸多疑问。区别于平常所见的财务报表审计报告,该基金1998年就已成立,但直到2006年,期间只有三个时间段有投资回报的详细说明,分别是1998年7月31日-1999年10月29日,2003年10月1-04年12月31日,2006年8月1日-2006年12月31日,分别列出了月度、季度以及累计回报率等数据,都显示了十分可观的回报率增长。其中,1998年7月31日-1999年10月29日的累计回报率达到358%,2012年7月-2013年12月国泰君安账户的累计回报率则高达742%,而在2000年的审计报告中,www.hhh1861.com。却只是在补充说明中提及全部回报率为59.8%。但值得注意的是,记者翻阅的多份审计报告,均未提及中华对冲基金的资产管理规模。而总资产规模在2007年达到的顶峰也只有6224万美元。姜凯在回应记者的疑问时表示,该基金在2013年底的资产管理规模超过1亿美元,但拒绝透露具体数字。同时称现在该基金不再吸引新的投资者,“我们不需要钱,我们最新的资产管理规模是不小的。”他强调。“(资产管理规模)低于1亿美元的对冲基金,基本上没有人会关注;低于5亿美元的,一般都不会被纳入对冲基金方面的数据库中。”前述对冲基金界人士指出。2008年至今的数据同样缺失。今年初,安永虽接受委托出具一份委托专项审计(AUP)报告,但与正式的年度审计报告不同,AUP仅对姜凯委托的内容进行了审计,姜凯告诉记者旗下管理的账号超过10个,但未有透露为什么仅选择委托安永审计其中的两个账户。投资策略之变很多投资者对该基金最为关注的问题莫过于,到底它是如何赚钱的?2006年的审计报告第一次披露了姜凯的持仓,包括12万份天然气油田服务信托权益和5.75万股百度;2007年,对百度的持股加仓到15.315万股,占全部股份投资的96%(以市值计)。2007年截至12月31日,该基金股票投资总额约为6200万美元,而百度单个股票的投资金额就超过5900万美元,杠杆约为130%。而同期该基金的其他股票投资金额仅为220万美元左右。在风险对冲方面,同期该基金卖出股票仅为26608美元,看跌期权则为107万美元。虽然孤注一掷的押注百度,但该投资组合当年的净投资收入竟然不到8万美元。对冲基金的业界人士坦言,专业投资者如此重仓某一只股票并不多见,香港投资股票的对冲基金经理的资产组合中可能包括20-30只个股,而2006年姜凯所投的天然气油田服务信托权益实质上也并非股票,而是期货。从股票到杠杆更高的期货、期权的转变在2012至2013年更为明显。今年初,安永对姜凯在国泰君安和Ameritrade的两个账户进行了AUP,审计结果显示,2012年12月至2013年12月期间,期货、期权已经成为姜凯的主要投资方向。“我们现在所做的期货是世界上最好的,这和索罗斯他们做的一样,和股票不同的是,国债、指数等不存在流动性的问题。”姜表示。不过,本报采访的多位对冲基金界人士均表示未听说过姜凯和他的基金。在回复记者关于投资杠杆的查询,姜凯则表示自己投资股票二十多年一直都是“零杠杆”,而2013年开始投资期货,投资组合的30%用于期货保证金,另外70%的资金则放在现金。“在期货交易中做到很高的收益并不是十分困难,尤其在相对较小的资本规模基础上,但问题是这种操作模式很难持续。”某外资对冲基金首席投资官告诉记者,但风险也比多数对冲基金高出非常多。

  据事后了解,当天凌晨3点,该违法车辆已经上了附近的高速,并开始在南光高速、梅观高速和机荷高速几个路段来回转圈,时间将近四个小时,“他们似乎在高速上等待什么”,而在违法车辆的挡风玻璃上也有一处明显的弹珠撞击的裂痕,邰警官告诉南都记者,从这几处疑点分析,该两名嫌疑人有可能是正在高速上等待“猎物”的“撞车党”,但目前仍未有证据证明该猜测,需要进一步调查。

  经调查,该车驾驶人蔡某,广西人,42岁。此前蔡某曾因赌博被行政拘留和走私贩卖香烟被处以刑事拘留。目前,蔡某因变造号牌已被送往南山看守所行政拘留,而交警侦查大队正全力追捕另一名逃脱的嫌疑人,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